限定旋转。

一个脱离了一切高级趣味的纯粹的人。
01120114
@Su1ANMeow

平行世界十题

 

萍水相逢

 

Warning:私设如山以及欧欧西 平行世界

 

*以及非常随缘的售后(大概会有)

 

 

寒江成为刺客的那一年,他十六岁。

 

师父死的那个晚上雨下得很大,把整个世界都模糊成一个个斑驳的色块。城郊树林里入了夜极冷,寒江用手中的剑将杀了师父的那人钉在树干上,看着他死不瞑目,温热的血喷溅到他的脸上,寒江眨了一下眼睛。

 

那是他第一次杀人。

 

寒江找个了地方把师父埋了,用块破木头立了个碑,三拜之后,留下身上的最后一块干粮,进城去了。

 

寒江没有姓氏,也就没有归处。世道乱了,总要混一口饭吃。好在有武艺傍身,也就不至于饿死。

 

常言道乱世出枭雄,寒江不愿意去蹚那个浑水。

 

师父把寒彻交给寒江的第一天,他这样对少年的寒江说道:

 

要用你手中的剑,去捍卫你的心。

 

寒江记得。

 

 

天启城最大的酒楼叫什么名字寒江已经忘了,或者说从未记得。他几乎没有从正门走进去过,也就无从记得它的名字。

 

寒江只记得后厨的门连着个死胡同,风餐露宿的那些日子里寒江曾在那里歇过一段时日。酒楼里有个大他几岁的厨娘,相貌平平却有一双温柔的眼睛,她偶尔会舍他些饭食,寒江便偶尔在后厨打打下手。后来酒楼的大师傅索性招寒江来帮厨,炉膛的火光把寒江的脸映的很红,厨娘看着寒江,有时候一日的空暇也就这样打发过去,寒江从来不问厨娘在想谁,厨娘也从来不说。

 

有时候寒江坐在胡同的矮墙上晒太阳,抬头可以从二楼的窗户窥见那些达官贵人,文人墨客,饮酒谈天,觥筹交错。那些繁华离寒江很近又很远,令他几乎以为自己的一生就要这样度过了。

 

同样的一个午后,寒江正巧抬头,望进一双少年的眼睛。

 

那少年好像在作画,手里还执着支笔,似乎只是偶然间隙投下来这么一眼,但寒江却觉得他们对望了一瞬。

 

那少年好像笑了,复又转过头去继续作画,午后的阳光洒在他的侧脸上,温柔得不似凡人。

 

何谓惊鸿一瞥?

 

这就是惊鸿一瞥。


评论(10)
热度(26)

© 限定旋转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