限定旋转。

一个脱离了一切高级趣味的纯粹的人。
01120114
@Su1ANMeow

【江笙】越人歌

*大概是个随缘的短篇段子集 有没有售后看心情的那种

*题目随便起的

*江笙少年向

*可能存在的后续也许会有abo设定(×

 

Warning:OOC

 

01

 

牧云笙第一次见到穆如寒江是一个晴天,雨过天晴的晴。

 

那雨一连下了多日,忽的晴了,像是在预示着什么一般。

 

彼时那牧云勤身边的宫人来宣读口谕,兰钰儿为他研墨的手一顿,像一句无声的叹息。但终究还是无可奈何的接旨,堂而皇之的谢恩。时间太久,久到人们似乎都忘记了皇帝还有一个叫牧云笙的儿子,任他在皇宫的角落里独自生长着。但也只是似乎而已,皇帝突如其来的旨意没有任何征兆,皇宫的每一个角落里都在暗自揣测圣意,又或者等着看牧云笙的笑话。

 

“有个人要来陪殿下,殿下开心吗。”兰钰儿试探着问道。

 

“来与不来,原本也没什么不同。”牧云笙笔下不停,寥寥几笔勾勒出眼前少女的侧脸,明明正是不知愁的年纪,眉间却不知为何笼罩着几分愁绪,但却为她稍显稚嫩的脸庞增添了些许不常见的美。

 

他倒似看得通透。穆如。牧云笙的舌尖滚过这个特殊的姓氏。好似就明白了一切。

 

然而,牧云笙原本以为,这人的到来不过是父亲临时兴起的一个玩笑。

 

 

许久不见的晴空,像是被这个少年携带着入侵这个院子里一般。少年的剑客忽的闯进庭院里,像一阵风一样,像他的剑那样。

 

牧云笙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,一个活脱脱的少年,像棵树那样的,阳光又带着点傻气,倔强又分明磊落,浑然不似宫中任何一个。牧云笙看穆如寒江,好似发现人生中又开辟一块新大陆,原来一个人,还可以这样活,这样自在潇洒。他的一举一动都带着些江湖气,这是牧云笙人生的前十几年不曾遇见过的。

 

牧云笙第一次看见穆如寒江的眼睛就认定这是一个可信之人。不然,又哪里有人平白无故就由着性子认定他叫人欺负了,又信誓旦旦的许诺将来会护着他?

 

像他这样一个,在皇宫里可有可无的,甚至有些多余的人,命中带煞的灾星,顽劣愚笨也罢,乖张放肆也罢,目无尊长也罢,没有人会在意。他从来没有离任何一个人这么近过。其他人要么是小心翼翼的敬而远之,要么是明目张胆的恶语相向,就连貌似与他最亲近的兰钰儿,也始终与他保持着淡淡的疏离感。

 

他本不该再奢望一点属于正常人的情感的。

 

可是穆如寒江出现了,这让牧云笙实在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汇去形容,却又被一种莫名的渴望强烈吸引。

 

牧云笙无疑是聪慧的,原本他仍对穆如寒江的许诺将信将疑,毕竟少年人的许诺,究竟有几分可信呢?可是牧云笙望着穆如寒江的眼睛,见那人也回望过来,忽的就下定决心,选择相信自己的直觉一次。

 

“我是寒江,你是谁。”

 

或许是这种明知故问的天真让牧云笙觉得有点可爱,又或者是被穆如寒江感染了,牧云笙也浅浅的抿起嘴角。

 

“牧云笙。”

 

然而两个小少年不知道的是,郁非星毫无征兆的亮起,似乎预示着玄而不可说的宿命。





【终于写完了(其实只写了一扣扣) 复健真难 我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个啥 大家凑合看吧_(:з」∠)_有没有售后随缘】

评论(7)
热度(40)

© 限定旋转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